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魔刊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绽放的娇妻-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男人将摄像机放到萍的下体边,伸手环抱着她,摸着她的屁股、抠弄着她的屁眼。萍身体抖动着,晃动着屁股想要躲开他的手指,他却一使劲,大拇指就塞进了屁眼,萍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屁股一挺一挺的,被男人的手指塞着顶着。

手指插在屁眼里顶着,模仿阴茎的动作一抽一插的,萍也晃动着屁股,使手指可以在屁眼里转得很完全,整个屁眼都被男人手指拨弄得很开。男人拍拍她的屁股,叫她蹲起来,自己躺在床上正好面对着她的屁股,一只手端过摄像机,一只手把萍的屁股张大,看见屁眼很紧凑的样子,颜色很深,上面还有一些皱。

男人用力地把手指插进去,萍的屁眼也随着他手指的动作用力地收缩,可是他每次拔出手指的时候又好像要把屁眼拔脱一样,萍兴奋得晃动着屁股,前面的洞口也流出了水,男人把食指插进屁眼,中指插进前面的洞里,两根手指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插弄她的两个洞。

萍在男人两个手指的插弄下,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双手使劲抓着床单,两腿颤抖着,大量的淫水流得男人满脸都是。男人抬起身体,让她跪下,屁股高高的翘起来,把整个屁眼都显现在男人眼前,他先把鸡巴插进她的小穴里,然后一根手指插进屁眼,随即有规律地轻抽缓插,手指和鸡巴前后各插着两个洞,两个洞都收缩着用力地夹住男人的手指和阴茎。

萍呻吟着,一扭头,看见妻子睁大了眼睛惊诧地看着自己,呻吟的声音更大了,淫水也越来越多,流得她屁股和男人的大腿上都是,她也把整个身子都趴在床上,双手迷乱地抓挠着床单。男人也感觉差不多该是全力攻击的时候了,就把鸡巴拔了出来,用手指沾了很多淫水抹在她的屁眼上,感觉手指插进的时候已经很顺滑了,就把龟头顶在了她的屁眼上。

虽然也曾经看过好友与丈夫的肛交,但一直秉守传统性交的妻子仍无法接受如此近距离的肛交,她有些厌恶的想下床,却被男人一把拉了回来,搂在怀里。男人用手指帮萍揉动屁眼帮她放松肛门四周的肌肤,等她一有放松的时候,猛地一下,整个鸡巴都插了进去。

她「啊」的一声大叫,拚命地摇着头发,嘴里不停地叫着:「不行不行,太痛了!受不了了,拔出来吧!」

男人趴在萍的屁股上,用力地顶着不让她逃离,双手在她的奶子上揉弄着,嘴唇紧贴着后背吻着她,不停地安抚她:「不要怕,一会就好了。」两人保持着这个动作,鸡巴在肛门里顶着。

过了大致五、六分钟,萍也没刚才那么痛了,回头吻着男人,告诉他可以动了,但是开始要慢慢来。男人站在了地上,抱着她的屁股,轻轻的把鸡巴拔出一点,她「嗯」了一声,身体轻微的抽搐着,可能还是有点痛,男人只好慢慢地轻抽慢插,她也「嗯……啊……」的轻晃着屁股,感受着鸡巴抽插屁眼的快感。

她的屁眼在镜头下很紧、很有收缩力,而且一夹一夹的很有规律,好像会自动控制一样,把男人爽得是越干越有兴趣,越干越有劲头,动作的幅度也越来越大。萍在适应了刚开始肛门插入异物时的不适后也开始享受肛交的快感了,嘴里不住地发出呻吟,并不时地告诉男人可以用力操她之类的话了。

男人站在地上,抱着萍的屁股,开始大力抽插,每次拔出都好像要把屁眼干得脱落一样,能看到屁眼里红嫩的皮肤随着鸡巴拔出而被抽脱出来;用力插进的时候也可以把整个都插到深处,她也开始拚命地叫床了(萍的叫声特别大,以至于男人经常要用手去捂住她的嘴,因为怕外面的人听见。而且她的叫声能给男人很大的自豪感和征服欲望)。

由于男人已经射了一次,所以这次肛交做了足有四十多分钟,最后还是男人把最后一发子弹射进她的屁眼。当把鸡巴抽拔出来时,镜头里被男人的鸡巴撑成一个黑洞的屁眼里面盛满了浓浓浊白的精液……

此时,镜头又转向了一旁又吃惊又有几分迷离表情的妻子。

…。文。…;

…。人。…;

…。书。…;

…。屋。…;

…。小。…;

…。说。…;

…。下。…;

…。载。…;

…。网。…;

第10章

我知道,男人没有结束,也不可能结束,在播放器里显示视频还有很长一段没有播完。我已完全没有心思再看下去。默默的再次删除了视频,从不抽烟的我抽出一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香烟,点燃放进嘴里,狠狠的吸上一口,却被狠狠得呛了一口。

「M的」我骂了一句,将烟扔掉,走进厕所里,看看洗漱镜中脸色有些吓人的自己,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妻子那样,不就是自己带出来的吗?或者是自己想要的?其实我知道自己虽然心痛,但并没有怪妻子多少,相处了10多年,妻子的性格我还是了解的,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这其中必然有其他的原因,更何况,当初妻子第一次跟别的男人,我还是主导。我想自己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找到原因,并了解妻子真实的想法。在洗冷水脸的过程中,我渐渐冷静下来,并理清了自己的思路,忽然发现这件事并没有预期的可悲。我有意的没有收拾电脑桌,也没有关闭电脑,并启动了U盘里拷来的一个间谍软件,可以让我在远程启动电脑上的高清摄像头和麦克风。然后我离开,找了一家有单独包厢的网吧,要了一间包厢,反锁了门,无聊的上起了网,下午5点30分,我准时打开了间谍软件,镜像框里,高清摄像头正对着孤零零的卧室。

5点45分,按照我熟知的时间,耳机里传来开关门声,妻子准时接女儿回家了。耳机里传来女儿欢快的笑声和跟妻子的说话声,听着她充满童真的欢笑,我忽然觉得心灵一片宁静。这一刻我仿佛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龌蹉的怀疑论者,是在无妄的怀疑自己忠贞的妻子。

安顿好女儿,妻子走进了房间,准备换衣服。就在这时,她发现了卧室房间电脑桌上的烟头,她忽然一愣,一低头,发现电脑竟然没有关,再抬头时,脸色有些不好,从镜头里可以看到她打开显示器,在电脑上查看了一阵后,已是脸色一片苍白,飞快的站起来走出房门外,1分钟拿着手机到电脑前,手颤抖着想拨号,又犹豫的不敢拨出,迟疑了几分钟后她咬牙拨出了电话。

「叮铃铃」桌面上我的电话响了,原来她是打给我的。

「喂。」我淡淡的接通了电话。

「喂」摄像头那边妻子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你回来过了?」

「嗯,有事提前回来了。」

「怎么现在抽烟了?」妻子柔柔的。

「没事,就是想抽抽。」我声音依然淡淡的。

「现在在哪儿,回来吃饭吗?」

「不回来。有些事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镜头前妻子表情明显有些挣扎:「出了什么事了。」

我无声的笑了笑,却想起妻子根本看不见:「没事。只是在想是不是有些事迈出了第一步,后面的就不是能自己左右了。」

妻子那一刻骇得几乎手机飞了出去,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怎么想起说这个,怎么了?」

「算了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今晚不回来了。」说完我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很久,妻子依然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发着呆,直到电话玲再一次响起。她看了看号码,忽然眼泪哗哗的下来。接通了电话哭了起来:「赵楠坪,你不是人,呜呜,我全让你给毁了!」第一次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字,也让我确认了这就是萍的前男友。

不知道电话里赵楠坪跟妻子在说什么,妻子有些激动起来:」我不想再跟你说什么,反正我老公肯定已经知道了,我今天就去找他,他原谅我也好,不原谅我也好,我都不会再跟你和萍有任何来往,你也不要再来纠缠我!」

「你休想!你好歹也是政府的人,不要逼我撕破了脸!我老公不要我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大不了一起去死!」

听见耳机里,老婆跟对方的抗争,我终于有些欣慰,外柔内刚的老婆终究在心理上还是没有背叛我,或许我还是应该跟她再谈一谈。我取下耳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钢子,在哪儿呢?就在本市?帮哥一个忙,找两个靠得住的弟兄。」

2个小时后,一个电话打进来,我接了后走出了网吧,外面停了一辆没牌照的小面包,一个30来岁的汉子走了下来:「哥,按你吩咐的,带了4个兄弟过来,都是工地上的,你要找得人也找到了,在xx歌厅里正high呢。」

「都哪些人跟他在一起。」

「几个政府的小职员。」

「成。别去歌厅,那儿有监控。」

「放心,怎么说也干过几年特种兵,这点行道还是有。」

我点点头。钢子说的没错,他确实在陆军里呆过几年,也确确实实是特种兵,当初复原回来一直没找到事,一次晚上宵夜喝酒时,两人都喝醉了酒干了一架,谁知干成了兄弟,他现在的老婆和工作还都是我介绍的,乘着职务的便利也给他拉过不少活。

在歌厅对面不远处的一个夜宵摊,我们一行6个人坐了下来,钢子也没问我什么事,只叫了几瓶啤酒和几盘菜几个人喝起来,这就是钢子的好处,替我办事从不问缘由,当然我实际找他的次数也少得可怜。

临近午夜,正喝着,钢子忽然对我说:「哥,那小子出来了。」

我一扭头,看见一簇人从歌厅里走出来,为首的一个40来岁国字脸中年男子,个子跟我差不离,但魁伟很多,被几个年轻男女簇拥着,让我一眼就认出他来。

「走吧。」我带头站了起来,穿过了马路。

「你是赵楠坪?」

赵楠坪一愣:「是我。」

「想跟你谈几句话。」第一次面对面看着这个让我深深受辱的男人,我的心异常平静。

「你谁啊,这半夜的跟我们赵处谈什么话?!」旁边一小青年盛气凌人的。

「闭嘴,没你TM什么事,别找抽!」钢子一指那小子,跟来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1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